谢坤手持两件古器,两件古器全都凝聚出金光,金系仙力作用在上面。
 
    姜灵空皱眉,也全力以赴,金色符文全都融入到了银色剑胎之中。
 
    霎时间,这银色剑胎更加美丽,那金色符文像是演变成一种古老的花纹一样,覆盖在上面,宛如一件精美的工艺品。
 
    “铿锵!”
 
    他和谢坤再次展开了对决,银色剑胎和两件古器碰撞,火星激烈,在黑夜中闪烁。
 
    大圣劈挂剑讲究大开大合,那口银色剑胎纵横上下,忽左忽右,宛如一道银色匹练,却缠绕着金色电光,在黑夜中狂舞。
 
    “咔嚓!”
 
    一声脆响,来自于金浩提供的那黑色短棍损坏,被银色剑胎一剑斩的七零八落,彻底报废了。
 
    谢坤脸色大变,这口古器虽然残破,但应该还能使用一两次,结果挨了姜灵空几次攻击,就这么崩溃了。
 
    此刻,谢坤的两只手全都鲜血淋漓,不但虎口崩裂了,肌肉也崩裂,这全都是被姜灵空的银色仙力给震裂的,鲜血淋漓。
 
    这一刻,谢坤惊恐万分,脸色苍白,他意识到了自己今天踢到的铁板到底有多硬了,两件古器在手,他依然败得一塌糊涂。
 
    姜灵空的仙力强度,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。
 
    “铿锵!”
 
    最后,姜灵空一剑横扫出去,一道亮银色的剑光惊现,犹如银色匹练,那口黑色短剑直接飞了出去,插在了远处的一棵树上。
 
    谢坤满手鲜血,惊恐的望着姜灵空。
 
    “你刚才说要废掉我的仙根是吗?来呀,快活呀,反正还有大把时光。”姜灵空邪恶的笑道。
 
    这一刻,姜灵空的笑容在谢坤眼中绝对像是魔王一样,再加上黑夜的衬托,以及车灯的照射,看起来分外邪恶。
 
    “啊!”
 
    谢坤大叫一声,转身就跑,冲向了自己的那辆酷炫跑车。
 
    可姜灵空怎么可能会容他?直接冲了上去,一剑刺穿了谢坤的肩膀,并且带着他的躯体将其钉在了车头上。
 
    “啊!”
 
    鲜血横流,谢坤凄惨的大叫,比杀猪还要惨烈,在黑夜中回荡,幸好这一片是公园区,住宅楼距离比较远,不然这个点儿不知道要惊醒多少人。
 
    “你……你给我住手,我是谢家的人,你还敢杀了我吗!”谢坤大叫着,恐惧无比,他真的害怕姜灵空对他做什么过分的举动,或者废掉他。
 
    “空空,别杀他,会把事情闹大的。”姜雨溪站在亭子中呼唤。
 
    直到这时候,她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,因为她实在没想到姜灵空这么勇猛,此刻回过神来,看到姜灵空一副要杀人的样子,顿时喊了出来。
 
    “杀他?根本不需要,你先睡会儿,接下来,我们来点更刺激的。”姜灵空说道,而后一掌劈在了他的脖子上。
 
    姜灵空下手很有分寸,谢坤头一歪,直接昏死过去了。
 
    这时候,姜灵空转过身来,盯住了金浩三人。
 
    这一刻,金浩三人早都吓傻了,震惊当场,他们甚至忘记逃跑了,直到这一刻才回过神来,转身就跑。
 
    谢坤失利,他是这几位富家公子中最厉害的,还动用了两件古器,结果就这么被姜灵空挫败,一剑钉在了车头上,这家伙太凶残了,简直是个疯子,敢这么对待谢家公子。
 
    他就不怕报复吗?
 
    普通人得罪谢家这样的大门大户,下场有多惨,难道他不知道?
 
    姜灵空追了上来,因为金浩他们逃跑的样子是在他差劲儿了,连摔带跌,这是心虚、畏惧的体现。
 
    姜灵空底气十足,追这几条丧家之犬一样的人,自然轻松自如。
 
    “砰!”
 
    “砰!”
 
    “砰!”
 
    姜灵空抡起银色剑胎,将三人全部拍翻在地上。
 
    他抬起脚来,照着其中两人的后脑勺,砰砰就是两脚,姜灵空下脚很有分寸,直接将他们踢昏了过去。
 
    金浩脸色苍白,别看平时很狠,其实这家伙是个软骨头,看到谢坤失利,他连反抗都没有,仙力涌起了一下,但看到姜灵空晃了晃手臂上的银色剑胎,吓得他连仙力都不敢用了。
 
    “姜哥,这不关我的事,是谢坤要对付你,我只是跟着过来看看的。”金浩是个软骨头,此刻带着哭腔说道。
 
    “别紧张,我就是想跟你讨教一下所谓的‘下等人论’。”姜灵空笑道,抬手抚摸着自己手臂上的银色剑胎。
 
    今天在活动上,金浩言辞十分恶劣,张口闭口的“上等人”、“下等人”,这让姜灵空十分反感。
 
    “啊!这……这是……这是谢坤说的,咱只是个传话的,谢坤家大业大,虽然我们金家也有些势力,但不敢得罪谢家啊,他家稍微动用点手段,就不是普通人担待的起的,在清水镇无法立足。”金浩说道。
 
    这家伙虽然软骨头,但却很精明,看着是在求饶,实际上,他是在用这些话威胁姜灵空。
 
    “呵呵呵,威胁我?这句话在别人面前好使,到我这儿没用,我今天敢动手,就有办法对付你们这些公子哥儿,好了,你睡一会儿吧。”姜灵空说道。
 
    他下手很快,一记手刀劈了下来,正中要害,金浩一脸恐慌,最后昏死了过去。
 
    姜灵空解决了这些人,并未停下步伐,他来到了一座假山的面前,向后看了看,不久前王泰等人藏匿在这个地方,一直在观看他和谢坤的战斗。
 
    姜灵空早就注意到了,此刻再一看,这几个家伙逃之夭夭了,已经没影了。
 
    姜灵空已经猜到,谢坤这么容易就找到自己,而且堵在他的家门口,就是这几个小子搞的鬼,十有八九是他们暴露了自己的踪迹,为了巴结谢坤和金浩。
 
    因为这对他们自己也有很大的帮助,不但可以讨好谢家和金家,而且他们害怕姜灵空报复,想要借谢坤的手来除掉姜灵空这个威胁,废了他的仙根。
 
    这样一来,他们又可以和往日一样,对姜灵空进行羞辱,而且会更加变本加厉。
 
    小人之心,昭然若见。
 
    姜灵空转了一圈,并未看到王泰他们,看来他们眼见情势不妙,提前溜了。
 
    “跑?呵呵,跑得掉吗?要对付你们,何须我亲自动手?”姜灵空冷笑一声,转身回去。
 
    姜雨溪茫然的站在原地,完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。
 
    看到姜灵空回来,姜雨溪急切道:“空空这可怎么办啊咱们得罪了这些富家公子,他们事后肯定会报复难不成还真的要杀人啊。”
 
    “杀人不至于,绑架勒索还是可以的。”姜灵空笑道。
 
    “啊?绑架勒索?空空你想做什么呀?”姜雨溪不禁脸色发白。
 
    “你先回家,我留下来善后,放心,我保证不胡来。”姜灵空笑道,好说歹说,总算把姜雨溪送走了。
 
 第十三章 ***
 
    姜灵空将谢坤、金浩和另外两个少年拖到了亭子中。
 
    现在已经十二点多了,没什么人从这里经过,周围静悄悄的,连路灯都没有。
 
    姜灵空首先点了谢坤的穴道,帮他止血,免得这家伙失血过多而死。
 
    点穴这种东西,虽然没有小说中那般夸张,但是止痛止血,还是能做到的,前世姜灵空研究过,在野外探险受伤的时候,能以备不时之需。
 
    最后,姜灵空三下五除二,将谢坤、金浩和另外两个少年脱得精光,连裤衩都扒了,不知道的人,看到这一幕,还以为姜灵空要对这些人做什么呢。
 
    一通忙活之后,姜灵空将他们一一弄醒。
 
    “啊!这……这是怎么回事!”金浩率先大叫起来。
 
    “我们的衣服呢,你……卧槽你对我们做了什么!”
 
    “大哥,我们错了,你不能这么对我们啊!”
 
    金浩和另外两个少年也楞了一下,旋即慌了,一张脸煞白煞白的。
 
    “你想怎么样?”谢坤最先冷静下来,开口说道。
 
    姜灵空嘿嘿笑道:“今天我放你们一马,回去之后,一人准备十万华夏币,我保证这些照片不会上传到网上,否则,你们就会成为清水镇彻底的名人,试想一下,你们这些大门大户的公子哥儿,这都是要脸儿的人,我想你们不希望自己以这种方式出名吧。”
 
    “十万华夏币,我们哪有这么多钱啊!”其中一个少年顿时脸色铁青。
 
    “十万对我们来说也不是小数目,我们……拿不出来!”金浩说道,蜷缩在角落里,光着身子,可能是有点冷。
 
    “你要勒索我,知道会付出什么代价吗!”谢坤眼神阴狠的说道。
 
    他们都是富家公子,平日里什么事儿干不出来?向来都是他们欺辱别人,怎会想到今日自己落得这个局面?